当前位置:首页 > 资金社动态> 理论探索
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农民的宠儿 制度的弃儿
作者: 发布于:2014-11-27 16:14:23 点击量:

      欠发达地区的农村金融市场供给不足,而发达地区金融机构又过于集中,在正规金融供给不足的约束条件下,农民自发创设的资金互助合作社出现了。这种自发的、微型的民间机构,不是金融机构,却做着金融业务,对这种与主流银行大相径庭,游离于正规金融制度之外、却又能有效补缺具有普惠制的新事物如何定位定性,困扰着经营者和监管者,如何规划和设计它的未来,关乎农村金融制度创新和对广大农民的金融供给。在苏北盐城的一处偏僻农村,类似孟加拉尤努斯提倡的“乡村银行”的影子在这里徘徊。

农村资金互助


农村资金互助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民有过许多创造,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是其中之一。南京农业大学经管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周应恒教授长期关注中国农村金融问题。他说,尤努斯“乡村银行”的实践证明,给有技能、有发展能力的穷人提供贷款,实际上是为他们提供改变命运的机会,也能实现经济学意义上的“商业可持续”。推进新农村建设,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需要大力发展农村合作经济组织,需要恰当的金融制度安排。高度组织化、商业化的金融正规军在面对传统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进行交易时,交易成本过高,必然选择退出。有人说现在农村金融市场供给出现“败血症”,正规军只吸存不放贷,而城市金融机构又出现“糖尿病”,有钱贷不出。农村缺乏有造血功能的金融组织,在正规金融供给不足的约束条件下,农民自发创设的资金互助社虽还是一种非正规金融组织,这种自发的、微型准金融机构,在较小规模的情况下之所以展现出很强的生存能力,就在于它的组织运作成本低,业务和成本低,农民通过资金互助社有效进行资金余缺的调剂,很好地发挥了农村资金蓄水池的作用。

        周院长指出,资金互助社从增量角度改善了中国农村金融在制度设计和供给上的不足。当前,监管部门从央行到银监会,需要解决的还是一个认识问题,真正重视了,政策和制度就不难出台。中国农民的信用不比孟加拉差,我们的学生从宿迁调研回来讲了一件事,有对农村夫妇借信用社的小额扶贫贷款买农用车跑运输,不幸出车祸,夫妻俩双双受重伤,弥留之际,一是托付家人照顾好孩子,二是要家人一定要帮他们还清信用社的欠款。这件事很感人,也说明中国农民有最淳朴的信用观,这是发展农村金融最坚实的基础。

       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负责同志认为,长期以来,农村金融服务存在结构性问题,客观上形成了对农村资金的抽血现象。面对农村金融出现的市场化的新力量,如果完全按正规金融来监管,市场和活力就会被扼杀掉,所以对监管者和经营者来说,他们都在博弈和观望,这是一对天然的矛盾。现在,相关的法制和制度环境还不完善,由于长期没有一部关于资金互助社的法律法规,监管部门也担心其异化,再走上过去合作基金会的老路。最好的方式就是要进行国家立法,如果有民间融资法和合作金融法,对自发的民间金融身份进行认定,并在资金和税收等方面作出适当的制度安排,才能更有利于其发展。他同时指出,在自主经营、审慎发展、逐步成形的情况下,对于已经设立的农民资金互助社,在明确界定其区域性内部性的经营范围基础上,可以探讨按社区银行或村镇银行模式来试点。